>>  您现在的位置: 西华师范大学校地合作处、校友总会 >> 校友总会 >> 校友风采 >> 正文
 
访历史文化学院龙显昭教授
文章作者:xdhzc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407   更新时间:2015/6/4 11:44:20

 
唯有青莲、虚竹堪比肩
  ——潜心治学、淡泊名利的龙显昭教授

    龙显昭,西华师范大学教授,曾任四川师范学院历史系系主任、四川师范学院副院长、中国秦汉史学会理事、四川省史学会副会长、南充市史学会会长、民间文化研究中心顾问。先后获得四川省教会理事、四川省史学会副会长、南充市史学会会长、民间文化研究中心顾问。先后获得四川省教学成果一等奖1次,四川省政府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三等奖3次。是知名的秦汉史、宗教史、巴蜀史研究专家。先生在中国传统文化和历史文献等领域有很深的造诣,学识渊博,通贯古今,迄今为止,发表的专著及论著五十余种,深受同行及海外专家的好评。

 

    “哇”!看着眼前的书山文海,我几乎被吓了一个踉跄。一摞摞、一堆堆,像气势巍峨的山峦屹立在半个客厅、书房。从破烂的书皮翻坏的书页上读出的是书的主人与他彻夜长谈的图景。这些破烂的“老古董”的封面他都仔细地用牛皮纸重新包起来,侧面用钢笔标写上书名,仿佛是像对待一个老朋友般细心和爱抚。

    掩在高高的书堆中间的,是一张不大的书桌和一把椅子,桌上摆放着一台电脑,键盘上有两本摊开着的书,想必是主人还未来得及合上。一桌一椅,这便是龙老先生退休后继续进行学术研究的“战场”。

    带着一副老花镜走出来,精神矍砾,银白色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走到我们的面前,他缓缓取下眼镜,背着手像一个可亲的爷爷轻声细语地对我们说:“你们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吧,我才好给你们回答,哈哈。”爽朗的笑声打碎了我们关于此前关于学者严肃、古板的既定印象,故事就在这朋友式的亲切交流中开始。

手不释卷  博学乃成

    1935年,龙显昭教授出生在四川省岳池县的一个穷困家庭,家里唯一多的世界就是那几箱祖传的书籍。这祖传的宝贝在孩子目所能及之外打开了一个广阔的天地,慢慢地,强烈的求知欲让他开始手不释卷,嗜书如命。“宁可清清贫贫过日子,不可一日无书。”在谈到读书时,龙老先生这样告诉我们。

    庄子曰:“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龙老先生说。凭着对只是不懈的追求与汲养,他积累了深厚的各家知识。此外,龙老先生在语言方面也有着很大的兴趣。从高中时候的英语,到大一大二的时候必修是俄语,大三大四又“回马枪”式地选修英语,机缘巧合在成都的四川师范大学工作的时候向一个日侨那儿学到了日语,并且后来一直持之以恒的在收音机里继续在学着,跟一个从事德语教学的朋友学习一些德语,意外的邂逅法语……龙先生几乎是一个语言百晓生。“当然除了喜欢,学习这些语言也更有利于翻译外国原文的文献资料,对我的研究也有很大帮助。”

    “《三国志》与《三国演义》的区别在哪?一个在于史实详述,一个在于艺术加工……”龙老先生说起了有关历史著述的知识时,他引经据典,各个历史史实信手拈来、侃侃而谈,所有的历史知识仿佛如篆刻一般深深的嵌在他的脑子里,并且如点读机一般,精准定位。做学问的人本就应该这样,而且真正的学问在于脑中,只有将各种知识装进了自己脑里才能用运用自如。

     “少年时代对知识是一种追求,后来便成了一种渴求。”“书是读不完的,而且非读不可。”龙老先生最让人感佩的是他对于学术的不断地追求,那份热情持续了几十年都未变。“孔子道:‘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他说,我也就是在追求,希望能达到这三种境界而已。”

潜白治学  笔耕不辍

    在四川师范学院毕业后龙老先生留任学校历史系做老师。60年代初,全国高校院系调整,龙显昭教授作为知名专家从地处成都的四川师范学院历史系合并入我校历史系。历史文献的整理和研究被他看做是历史学的教学基础课程和治学基础功夫,他也一直进行着历史方面的学术著作。“韩愈的《进学解》中说‘焚膏油以继暑,恒兀兀以穷年’,这便是我们应该追求的境界,虽然我还远未达到。”他说。

    曾经,他一人身兼数职,教学工作、历史主管教学的系主任行政工作、自己坚持的学术研究工作,虽然如此繁复,但他依然乐在其中,这得益于他良好的作息和时间分配与平衡。白天在学校处理好自己的行政工作,晚上回到家又进行自己的研究,一般都会做到11、12点,精神好时曾做通宵,中年的时候尤甚。80年代初,他到浙江去开一个关于《兰亭集序》的研讨会,当时为了赶一个稿子,甚至顾不上吃饭,休息,一坐就是一整夜,直到天空慢慢发白,晨曦入窗,他才知道,原来已经天明。他就是这样一个执着于学术,躬耕与教学的智者。

    龙老先生这七十几年的精力大部分都花在了历史教育和历史的研究上面,身在自己的学术王国,不理世事纷扰的他更加看淡名利,“这磨些年,我领的工资很多都花在了我家里的这些书籍上面,这是我最骄傲的财富”。

    在教育方面,他也把自己的治学理念转而传授给学生。他坚持“教育‘在明德,在亲民,在于至善’。”他接着说“其中亲民又有另一种写法‘新民’,就是使人抛弃旧的,接受新的,不断学习,不断进步。”

    已近耳顺之年,可是他没有放下手中的笔的打算。1997年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巴蜀道教碑文集成》、1998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秦汉史论丛第七辑》上的《论汉晋时期的岭南开发》和1993年成都科大出版社出版的《三国文化历史走向》和1985年第1期《世界宗教研究》上的《论曹魏道教与西晋政局》等。2003年巴蜀出版社出版的《巴蜀佛教碑文集成》,这些年,不断有他的研究成果问世,让世人垂拜。

淡薄名利  怡然自得

    退休离开毕生热爱的教育事业,他不舍却依然热心研究。“时间多了,我更能专心于我的研究了。”最近他又准备写《巴蜀儒学碑文集成》,那一屋子的书、材料把我吓了一跳,正是龙老先生整理出来的资料。“乐便然后学,学便然后乐。”在今年9月份龙老先生还参加了“第二届弥勒文化学术研讨会”。这样的生活状态让这位毕生躬耕的老人感到难得的惬意与悠然。

    在工作之余,龙老先生最大的爱好便是散步和静默。“在散步时我总是独自一个人,不看人,只看路,因为大地是我们的母亲。”静默对于龙老先生来说是一种乐趣,静默可以断惑,可以给人以启迪和平静。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龙先生吟诵着这诗词,脸上怡然的神色仿佛自己置身于陶渊明笔下的意境之中。“我最喜欢陶潜的诗,”他说,这样的一种淡然平和的心境,那种回归大自然的畅快淋漓,那种得其意忘其言的幡然领悟,现在也成为我的追求。

    曹操诗云:老骥伏枥,志在千里。76岁的龙显昭教授确也如此。思维依然敏捷,记忆也很清晰,每天早上7点起床,吃完早饭便坐在书堆中的电脑前,开始查阅书籍,进行佛教的研究,数十年如一日,坚持着与他的“纸堆堆”作伴。

    临走,老先生一直叮嘱我们,在完成稿件的时候一定要尊重我的原意,言简意赅。这老人,一如他的治学,一般严谨与淡泊,让人何不钦佩。

    世人皆叹青莲娇,不妖不蔓,清雅淡泊。文人骚客皆咏竹,生得虚心亦有节。走过人世韶华,龙先生一如青松挺立,虚怀若谷,潜心于的一方学术圣地。可敬可叹!


【文章录入:xdhzc    责任编辑:xdhzc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校友专栏 | 校友登记 | 管理登陆 | 旧版入口 |
Copyright© 2011-2015 西华师范大学校地合作处、校友总会、教育发展基金会、科技园管委会,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师大路1号 邮编:637009 传真:0817-2568737 E-mail:xdhzc@cwnu.edu.cn、xyzh@cwnu.edu.cn
设计维护:刘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