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西华师范大学校地合作处、校友总会 >> 校友总会 >> 校友风采 >> 正文
 
优秀校友系列报道——郑发科
文章作者:xdhzc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880   更新时间:2015/6/5 15:36:53

博观而约取   厚积而薄发

——访《世界隐翅虫题录(英文版)》编者郑发科教授

    深秋的午后,眼中的景致全都笼上了一层迷茫的薄雾,窗外依稀飘洒的雨珠似乎在向我们娓娓道来这一年的收获。在这一片宁静的氛围中,生科楼324工作室里的日光灯正亮着,工作室门口牌子上清楚的写的是“郑发科研究员工作室”,这已经道明了我们今天要采访的主人公的身份。

瑰丽的昆虫世界

    在我们常人的认识中,隐翅虫就只是会让人的皮肤发炎化脓的一种昆虫,但在郑老师的细心介绍下,我们才了解到隐翅虫这个神秘而庞大的家族。郑老师五十多年来一直潜心于隐翅虫科的分类研究,对隐翅虫有着独特的见解。他给我们讲到,到目前为止隐翅虫的研究种类差不多有三万多种,我们平时常见的只是其中的一种,学名是毒隐翅虫。而它本身是不会咬人的,只是在它的体液中含有某种毒素,在我们拍打它时,这种体液便释放出来,就会腐蚀我们的皮肤。但这种毒素从医疗上来讲,是可以遏制癌细胞的生长的。之后郑老师还给我们讲到了会消灭蚜虫的隐翅虫,会吃腐殖植物的隐翅虫……最后郑老师总结到,隐翅虫给我们带来了有益处和坏处,但关键是看我们怎样利用它。在之后的谈话过程中,郑老师将他收集多年的珍贵标本一一拿到显微镜下给我们观赏。那种不到指甲盖五分之一大小的生物,在郑老师栩栩如生的讲述下竟罩上了一层神奇的光芒,让我们这些门外汉也情不自禁地为这群可爱的生物着迷。短短的两个小时,郑老师像是给我们打开了一扇知识宝库的大门,络绎不绝地向我们讲述着有关隐翅虫的种种趣事,他讲得尽量通俗易懂,虽然有的专业的名词听起难免会有些疑惑,但我们还是被郑老师专注的神情所感染,津津有味地听着他的讲述。想来这就是知识的力量吧!其实每一个学科都有它独特的魅力所在,而郑老师肯定是被这种魅力所吸引,然后无怨无悔的在这个岗位上奉献了自己宝贵的青春和才华。

    郑老师还给我们介绍了他所编著的《世界隐翅虫题录(英文版)》,这本装帧精美的书册有六百余页,是郑老师在多年积累的有关隐翅虫科分类及相关学科的大量文献基础上,参考国际权威性检索工具及一些重要文献目录,几经反复编辑修订而成。郑老师说这本书其实只相当于一个索引的作用,它记录了包括1758—2005年全世界从事隐翅虫科分类及相关研究的学者和他们的论著,列出论著的年代、主题、出处、页次等。作者按字母顺序,各作者论著按年序排列。而这些论文的原件全都保存在他工作室的文件柜里。我粗略的数了一下,每一页差不多有二十多条记录,合计就应该是一万多条记录,可见郑老师这么多年来花费了多少心血来搜集资料。为了避免了众多文献收录引用中刊名书名的缩写混乱,郑老师在编辑过程中所有文献出处一律用全称,并且使用原版文字,其中有英文,德文,意大利文,匈牙利文等等……,同时郑老师还强调,他所有编写的目录,在自己手上都有原版资料,力求准确。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让人心生感动,也是因为当时繁琐复杂的编排工作和仔细认真的校对,让郑老师的眼睛患上了近视。郑老师正是用辛勤的汗水,浇灌了一朵科学之花的盛开。

曲折的研究经历

    从古到今讲到成功人士的成就时总是追本溯源的从小讲起,孔融让梨,扁鹊从师,好像天赋这种才智还是蛮值得骄傲的。但当我们好奇的问到从事这项研究是否与郑老师的童年经历有关时,他直言不讳的答道没有一点关系。郑老师的研究起点或多或少有些偶然。当年中科院的一位研究员到四川来考察时,恰好由郑老师陪同,同道中人在一起总是离不开学术问题的讨论。于是在这位王姓研究员的启发下,郑老师开始从事隐翅虫科的分类研究的工作,但从此他也走上了一条艰辛的研究道路。当时,国内几乎没有人从事这项研究,加之四川相对闭塞的地理环境,使得郑老师的第一步迈得就相当不容易,但是郑老师却没有被困难阻挡,而是开始积极的搜集材料。在那个强调“又红又专”的年代,学术研究本身就容易遭受质疑,大多数知识分子都选择了明哲保身,放弃研究,可是郑老师却还自告奋勇地向领导申请到北京去考察学习……后来他干脆亲自跑到革命委员会去开证明,革命委员会的证明行不通,他就跑到省委去找有关领导,在这样的锲而不舍的努力之下,他终于争取到了机会。但是,敏感时期的北京对外地人进京有严格的限制,一张地区证明只能让郑老师在北京停留三天,时间一到连街边的一个小招待所都会撵人。郑老师为了能够留在北京翻阅更多的资料,不惜在兵荒马乱的环境中辗转找到多年前的同学,通过“走后门”的方式,争取到了更多的机会。在那个文化的聚集中心,有大量的文献等着郑老师去汲取,郑老师也在那里获得了宝贵的第一手材料。在那个复印机并不普及的年代,或多或少的给研究带来了不便,很多资料根本无法一次性摘录下来,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就有了郑老师“三次进京”的感人故事。准备了五年,郑老师终于写好了自己的第一篇论文。不过因为当时的政治氛围,这篇论文还未出版就差点夭折了,幸好学校的领导爱惜人才,不顾反对的声音,毅然决然地将这篇文章发表了出来。虽然只是一篇文章,却凝结了郑老师无数的心血,更是对他多年来付出的肯定。“我坚持了那么久,怎么可以轻言放弃”郑老师的话讲得我好想落泪,虽然对于遭受的委屈只字未提,但这句话却表露了郑老师当时心酸,不难想象流言蜚语和政治原因给一个纯粹的知识分子带来了多少压力。好在,“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郑老师熬过了最艰难的岁月,之后便是收获的坦途。

    除了理论知识的研究外,我们所见到的精美的标本也是郑老师辛苦地从野外采集而来的。讲到采集,郑老师的语气便隐隐有些失落,在这几十年中郑老师带着科研队伍几乎走遍了中国的名山大川,但唯一遗憾的是四川都错过了西藏……第一次的时候是以身体原因为由教委拒绝了郑老师的申请;第二次的时候,郑老师都到了格尔木了,他坚定着一定要走到西藏,但因为随行人员出现严重的高原反应,只好放弃;第三次的时候,郑老师是经过慎重仔细的考量,决定通过成都军区的进藏车队到达目的地,这是一种比较保险的方式,想来西藏之旅应该能够达成,但这次计划后来也是因为各种原因不得而终;第四次的时候,郑老师决心一定要去西藏,便自己拿出经费,组织学生到西藏考察,不想学生家属的反对又使得这次计划做罢。这就是做学问的人的特点,明明是俯察品类之盛的境界,却还是会有不能仰视宇宙之大的遗憾。郑老师在野外采集标本时还遭遇了各种奇特经历。有一次在九寨沟附近搜集标本时,突然遇到大范围的山体滑坡,郑教授带领的车队被泥石流堵在了临近悬崖峭壁的山路上,眼看天就要黑了,再不下山的话就会更危险,郑老师当即立断,找来当地的农人,一边挖掘拥堵的道路,一边慢慢前进……最后还是由学生将他背过了那段最危险的路。不过回到营地时,郑老师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血流不止,一直又找不到伤口,后来取下手表才知道,下面藏着一条蚂蟥。原来在过山路的途中,郑老师都是靠着紧紧抓住道路两旁的树干前行,不想那树枝上的蚂蟥就乘乱钻到了郑老师手上。因为医治的不及时和野外恶劣的卫生条件,郑老师的手臂呈现出很深的中毒迹象,直到一周后才渐渐好转。还有一次遭遇更可怕,当时郑老师蹲在竹林边,因为太过于专注收集标本,竟然没发觉手上爬上了蚂蟥,而且大大小小的布满了整只手,还是随行的女学生看到了尖叫起来才引起郑老师的注意……在我们看来这样惊险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但郑老师却总是试图用一句“都是过去的事了”而带过,在我们的再三要求下,他才肯给我们分享这二三事。我想郑老师只是试图做一个单纯的学者,像林语堂说的一样“作家生平立世靠的都是文章,而不是科名的好坏”,他并不愿意宣扬曾经的过往而沽名钓誉。同时他已经把这些美好的记忆宝若珠玑,时时看,作为自己的私人财产仔细收藏,在悠远的岁月里一一回味,心头也会泛起层层涟漪。

 可敬的学术研究者

    郑老师在讲到他的研究时就会显得异常兴奋,带着我们在他的工作室里转来转去,还一边念念有词的介绍着,像个小孩在跟别人展示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一会儿把标本拿到显微镜下给我们观察,一会儿又给我们看国内外的研究者给他寄来的各种论文材料,样样如数家珍。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中科院给他寄来的隐翅虫新种的材料,请他鉴定是否准确,可见郑老师在这个方面的权威性有多高,让我们对他又添了一层敬意。但郑老师却对于这种荣誉不怎么在乎,比起这些来,倒是一直叮嘱我们不要移动他研究台上的标本,以免影响之后的研究。照例的问题是要询问受访者的喜好和愿望之类的个人问题,可一谈到这些时刚才口若悬河,侃侃而谈的郑老师就好像忽然间变了一个人样,多少就显得有些不善言辞。郑老师有些腼腆地讲自己的个人爱好就只是学术研究,平时除了回家吃饭睡觉外,基本上都待在工作室里搞研究。我终于明白郑老师这么多年来,为什么一直那样成功,他是把自己的兴趣和工作结合在了一块儿,同时作为老师更是寓教于乐。加之长期以来坚持的习惯,众多的科研成果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在郑老师的工作室里有二十几部显微镜,还有目前最先进的标本展柜,带我们参观时,郑老师难掩的流露出些许骄傲的神情。原来这些都是学校给郑老师的物力支持加上自己的个人经费而购置的,看着这些精密的仪器就知道它们的价格不菲,可再看着郑老师的个人用度呢?单从郑老师的外表打扮来看,就知道郑老师就绝对不是一个善于享乐的人。他随身带的是一个绿色的环保袋,里面装着的是他常用的眼睛和资料,穿的呢,是一件半新的西装外套,羊毛衫和衬衣也都是多年前的款式,谁也不会想到这样的一个老人会是首批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还是三次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奖励的获得者。这都是希腊文化中讲智慧的本源是光,而郑老师多年来做人治学一直保持着最简朴的底色。最让人感动的是,郑老师从教五十多年来一直对学生的求知欲保持着巨大的热情。就是我们这些专业外的学生,因为无知的好奇,也赢来了他的兴趣。当讲到科、属、种这些专业名词时,他总是试图举些生活化的例子,反复印证让我们明白其中的原理。现在他老人家的愿望不是发表更多的论文,也不是研究更多的新种,他对个人没有多余的设想,只是期望自己目前带的学生在学术上有更大的成就,同时惋惜的是从事这方面的人才太少,自己有那么好的条件支持,却没有人来利用。从郑老师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他对后辈的殷切希望,他给我们的寄语是“坚持”两个字,就算是坐贾行商也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才。


【文章录入:xdhzc    责任编辑:xdhzc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校友专栏 | 校友登记 | 管理登陆 | 旧版入口 |
Copyright© 2011-2015 西华师范大学校地合作处、校友总会、教育发展基金会,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师大路1号 邮编:637009 传真:0817-2568737 E-mail:xdhzc@cwnu.edu.cn、xyzh@cwnu.edu.cn
设计维护:刘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