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西华师范大学校地合作处、校友总会 >> 校友总会 >> 校友风采 >> 正文
 
访文学院杨世明教授
文章作者:xdhzc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1025   更新时间:2015/6/5 15:41:42

洁如莲,虚若竹,博似海

——淡泊名利,平易近人,博古通今的杨世明教授

    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及古籍整理研究所教授、硕士点领衔导师。在校从教四十余年,任本学科教研室主任近三十余年,主要从事中国古典文学的教学及研究。曾讲授中国文学史、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中国文化史、唐诗概论、《昭明文选导读》、学术名著导读等课程。出版的个人编著有《淮海词笺注》、《唐诗史》、《刘长卿集编年校注》、《巴蜀文学史》、点校杨基《眉庵集》,组织合编的有《古代诗歌选》、《历代咏梅诗词选》、《古代从政故事大观》、《巴蜀艺文五种》等。参与主编了五百万言的大型文献《巴蜀文化大典》。应邀为《中国名人胜迹诗文碑联鉴赏辞典》、《中国旅游文化大辞典》、《史记全本导读辞典》、《全唐诗鉴赏辞典》等二十余种书籍撰稿。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先后获得四川省政府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二项、三等奖三项。省政府教学研究成果二等奖一项。1997年评为四川省职业道德先进个人。1999年获曾宪梓教育基金高师优秀教师三等奖。曾两次评选为校重点学科带头人。

    在采访之前,我有着几分忐忑,毕竟我将与之进行交流的是一位“大师”。走进杨老师的家,第一感觉就是静,再悄悄打量了一下老师家的客厅,是那样的简单,客厅里仅放着一张餐桌,一张茶几和一套沙发,打量了一下杨老师家发现老师家的装饰十分简单但是极其精巧,书随处可见,茶几上,阳台上……家具与日用品中不乏清莲与腊梅的身影,尽管他们隐藏在电视机旁,纸盒上……

    这时,还在暗自忐忑之际,便看到一位身着白色休闲服,头戴一顶灰色帽子,精神矍铄,面容和蔼的老人缓缓走到我们面前,亲切的欢迎我们并拿出水果热情的招待我们。面对如此和蔼的老人,我的那些害怕也就渐渐的烟消云散了。待知道我们的来意后,杨老师便说:“有什么问题你们问就是了。”我们的采访也就在这温馨的氛围里开始了。

此生不悔,四十余年无私奉献

    1956年四川师范学院(我校这个名字一直用到1958年,后更名为南充师范学院)主体部分也就是当时的本科搬迁到成都,在南充仅留下占学校总体三分之一的专科部分。1958年在我校第一次招收本科生的时候杨老师通过刻苦学习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到我校学习,而在经过四年的学习后,杨老师因为其出色的成绩以及深厚文化涵养受到当时的领导赏识就被留在了母校工作,而这一待就是四十余年。

    当我们问到杨老师,在这期间杨老师是否想过离开的时候,杨老师毫不犹豫的就回答到:“没有,从来没有。”不曾有过片刻的思索。对此我们很好奇,杨老师如此优秀完全有机会有条件离开南充这个三线城市,走出去,去条件更好的地方继续工作和研究,然而杨老师却没有,这是为何呢?待看出我们的疑惑后,杨老师微笑着说:“中途也有机会可以走,到人大去,在此后都还有机会到成都去,但我不愿意。我不离开不是因为我有多喜欢南充这个地方,而是因为我喜欢学校的这个氛围,无论是多年来的人际关系还是领导关系都是十分融洽的,这种宽松和融洽正是我不舍的,也是难能可贵的。我就喜欢这种平淡,激烈竞争的生活不是我所向往的,而且也许是我保守吧,安土重迁的这种思想还比较严重,所以我从未想过离开。”说着杨老师便朗声而笑,在那张经过岁月的洗礼,彰显着睿智与平和的面庞上,任我怎样都搜索不出一丝后悔……

    四十余年的岁月洪荒,四十余年的岁月轮回,四十余年的岁月变迁,四十余年……这是多少个日夜?这是多少个瞬间?而在这漫长岁月里,老师的教育生涯肯定遭遇了许多我们难以想象的困难,而杨老师是怎样走过那些生命低谷的呢?

    “困难啊,困难就多咯。影响教育学术的原因有很多,例如思想,政治运动等等,而将政治与和教育联合,如果没有搞好就会极大的挫伤学者的积极性,就如巴金,季羡林这些老一辈的积极分子,季老的《牛排杂忆》就是写文革时期自己遭遇的”,杨老师如是说。杨老师没有一句话在诉说自己曾经遭受的是怎样的磨难,而在看过老师的经历后,大家都知道杨老师也是从那样一段黑暗的文革岁月里过来的,不必明说,我们也能想象到在那混乱的岁月杨老师必定也经历过如同季老他们一样的磨难。就连巴金先生自己都曾说过:“到最后我都认为自己是无用的了。”这样一位文学大家都都在那样的混乱里都将自己的自信消磨殆尽。难以想象那样的岁月究竟给予了他们怎样的伤痛?而杨老师又是怎样度过的呢?当被我们问及这些的时候,杨老师淡然一笑,“那些都是就大环境而言的,时代过去就行了嘛,看问题不要太偏激人总会遇到闲难,把苦难当做机会,锻炼自己,相信黑暗不会永久存在。”说着杨老师还给我们介绍了一部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并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所以只要记住人要努力活下去就行,活着继续做你该做的事儿就行”。寥寥数语,便道尽人生箴言。

    纵使磨难重重杨老师也没有放弃过,在那段黑暗时光过去之后杨老师便也就可以重回讲台安心教学了。在这四十余年里杨老师为我校培养出了很多优秀的学子,而那些学生也始终感恩于杨老师,就算到外求学也始终惦记着杨老师,只因杨老师的人格魅力早已深深植于他们心中。2006年杨老师便就退休了,但当我们问到杨老师对如今我校尤其是文学院的教学现状有何看法时,杨老师说:“总的趋势是好的,师资也是很强的,是有优势的,”接着杨老师说,“但无论何时,我们都应该记住胡耀邦同志说的那句话,就是要不看牌子看货色,要始终自强不息,努力追赶!”退休了,但不代表杨老师与学校将割舍开来了,老人始终对学校发展予以关心,抱以较高的期望,并对获得的成绩予以肯定。

博古通今,兼收中外,大师本色

    杨老师的家乡在峨眉一个叫杨家村的地万,那里山峰离耸入云,河水清澈蜿蜒,树木颇多,田间零落的分布着一些人家,一旦到黄昏便看到炊烟袅袅。但杨老师十二岁才回到杨家村,杨老师出生在三台的外祖父家也是在那里得到启蒙的。用老师的话说:‘我从小就喜欢看书,开始的时候看的是一些闲书,比如武侠小说,慢慢地产生兴趣后就接触比较严肃的文学。”就这样杨老师爱上了古代文学并将一生都奉献在它研究与教学上,而且时至今日依旧保留着手不释卷的习惯。

    杨老师曾讲授中国文学史、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中国文化史、唐诗概论、《昭明文选导读》、学术名著导读等课程,其中尤其对中国文学史和文化史的教学颇有心得,并且杨老师可从先秦文学一直讲到明清时期文学,拉通古代文学发展的整个脉络。而且杨老师最为可爱的是当说到自己喜欢的作品或人物时,便变得眉飞色舞,手舞足蹈起来。谈到李白与杜甫时,张口就是他们的诗句,“朝辞白帝彩云问.千里江陵一日还”,“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丰富的知识积淀,令我们深感汗颜。

    而且杨老师认为全方位,多视角的了解文化史,有利于我们的学习与我们看待问题。在杨老师看来现代文学与古代文学也是一脉相承的,它继承了古代文学,在现代文学中传统文化的影子随处可逢。杨老师不仅精通古代文学,现当代文学的造诣也颇高,涉猎颇厂。并且尤为喜欢鲁迅先生,将其著作均精读,细读,熟读。在我们的交谈中杨老师还时常的旁征博引,这实令我们十分佩服。

    令我们诧异的是,杨老师对于外国文学的接纳上。杨老师也积极的吸取外国文学,对于外国文学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态度,从中不断的丰富自我,提升自我。尤其是对于俄罗斯文学与法国文学,杨老师极为推崇.,对于大文豪托尔斯泰、雨果等,杨老师也相当崇敬,积极主动的去了解他们,并汲取他们的精神养分为己所用。

    杨老师读了如此之多的书不禁令我们好奇杨老师是怎祥读书的。在杨老师看来,我们应多读书,尤其是读纸质书,且读书时首先要选书,此后再分是精读还是浏览。经典名著应精读,时讯小说应浏览,因为经典会让人一生受益.,浏览时讯小说会扩大我们的知识面。知识应当精而广,老师就是如此。

与时俱进,老夫亦有少年狂

    虽已过七旬,但是杨老师却也算是潮人,逛微博,看博客,浏览网络小说,听MP4,看电子书。

    在杨老师看来,在我们这个时代,计算机是一项非常伟大的发明。所以在2001年的时候杨老师也开始学习使用电脑,而且在杨老师的认知里我们都应该学会使用和利用它,切不可因为它所存在的一些固有的缺点,进而排斥它,这是一项十分愚蠢的行为。万物皆有利弊,辩证的看待,正确的利用就可。就像网络文学,它包罗万象,形形色色,有好有坏,我们不可一言以蔽之。任何新生的事物只有我们允许了它的存在,它才能实践,而只有经过了实践它才能有提高有发展,对待人也是这样。

    人不可过于的顽固守旧,过于保守。所以对于很多新生的事物杨老师并不排斥,在他看来很多东西不可不用,只是适量为佳,目的要纯。老人依旧坚持每天浏览新闻。为知天下事。对于莫言荣获诺贝尔奖,杨老师也极为关注,在老人家看来这是实至名归,也颇为高兴。闲瑕之时杨老师也常看学者博客,充实自我,经常下载电子书,充分利用资源。

笔耕不辍,淡泊名利,安度晚年

    1978年杨老师首次参与编纂的《古代诗歌选》于1979年出版,这本书出版数达160000册,此后到80年代老师也就进入他研究与著作的黄金时期,在这近几十年的时间里老师笔耕不辍,作为最早研究巴蜀文化史的学者之一,耗时5年,参与主编完成《巴蜀文化大典》,除此之外,杨老师还完成了了《刘长卿集编年校注》、《巴蜀文学史》、《巴蜀艺文集成》等多部著作,其中《巴蜀文学史》全面梳理和建构了巴蜀文学发生、发展、流变的脉络与整体框架。但当我们问及老师为什么有这么多成就时,老师连忙摆手,神色严肃的说:“不可说成就,这实在令我深感惶恐,我不敢当,不敢当……著作比我多的人比比皆是。”那不含一丝做作的神情,那份谦虚都令我想到在如此的浮尘中应该只有那虚竹可以与之媲美了吧。

    杨老师进行著作的编撰并不为虚名亦不为浮利。“我之所以写这些书只不过因为我在做这方面的工作而已,弃之可惜,写下来对这个社会还有益,故我就将自己所知所悟用文字作为载体记录下来,因此它们的写成只不过是水到渠成而已,而且无论读书还是工作都是人民在养活着我们”,顿了顿杨老师又接着说:“要对得起人民,尽量多做,不可换钱,不可换名!而且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株,偃鼠饮水,.不过满腹,人的需求是有限的,不可多求,重要的是要有精神的寄托。”所以杨老师从不认为那是他的成就,从老人质朴的语言里我读到的是一名深俱良知,博学而又谦虚的学者的心灵自白。

    在又被我们问到,面对获得那些诸多荣誉,老师是怎样看待的,有着怎样的想法时。杨老师一句:“没什么想法。”让我们始料未及,但细细思考这一切也确实有据可循,杨老师一生坎坷,他年幼时随父母辗转他乡,受过太多飘零之苦,还因为父亲在国军曾任过职而受牵连,错失了很多机会,在文革的岁月里杨老师更是将人生的很多东西看透了,名又如何利又如何,一切都不如现世安稳。也因此在访谈中我们轻而易举的就看出杨老师对于名利的渴求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杨老师就像那洁白的莲花,傲然于现世的污浊上。不为名,不为利,在杨老师心中名利皆为虚,二者皆可抛。

    岁月蹒姗,光阴似水,时光匆匆。在这云水年华里杨老师已年逾古稀。这时的杨老师对未来还有什么期望呢?“没有,有的话也就是一点希望我的老伴少生一些病,我也就不用那么担心,那么累。”老师的回答与我之前的设想完全不挨边。在杨老师回答之前我自己曾有着许多的设想,却未曾想到是这样一个答案!在我感到吃惊之后也渐渐明白,两个人相携走过半生,一起走过苦难,而且正如老师所说,他之所以在后来能安心治学也要感激他的妻子,她是他背后的支撑,是他温柔的后盾,还有什么比得上这份白头偕老的情。

    此外就老师自己看来他从未把自己看成大师,他只为芸芸众生里的一员,他只做着自己该做的,老人没有华丽的辞章显句,有的只是笑谈间那抹从容淡定,以及那一袭自农下的高洁傲然,而这些恰是难为俗世之人可拥有的。他就像陶渊明笔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者.,不为世谷所羁绊。精琢着自己的暮年。用拈花一笑,掸衣无痕的憨厚姿态来看待世间的纷纷扰扰。领悟何为天下若微尘,在现实生活中先生从不庸人自扰,不为名利所累,只愿在这晚年里安享天伦之乐!这的确为人生的大智慧,不怪乎少有人可看透!


【文章录入:xdhzc    责任编辑:xdhzc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校友专栏 | 校友登记 | 管理登陆 | 旧版入口 |
Copyright© 2011-2015 西华师范大学校地合作处、校友总会、教育发展基金会、科技园管委会,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师大路1号 邮编:637009 传真:0817-2568737 E-mail:xdhzc@cwnu.edu.cn、xyzh@cwnu.edu.cn
设计维护:刘睿